柏拉图式的爱情是什么意思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反抗一个平庸时代

时间:2019-03-21 05:40 作者:admin
精选了2001~2014年王小峰任文化记者期间重要的采访、报道共51篇,收录了对李宗盛、崔健、许巍、汪峰、王朔、贾樟柯、崔永元 等近百位文化圈的焦点人物的深度访谈。作者犀利地剖析

  精选了2001~2014年王小峰任文化记者期间重要的采访、报道共51篇,收录了对李宗盛、崔健、许巍、汪峰、王朔、贾樟柯、崔永元…… 等近百位文化圈的焦点人物的深度访谈。作者犀利地剖析了十五年来蝉噪鸟鸣的中国流行文化现象,涵盖文化音乐、电影、电视、戏剧、相声、小品、文学等各方面的重要议题,不仅展示了一个媒体人对文化产业的持续关注与独立思考,更为我们理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的剧烈变动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现在一说起柏拉图,大部分的第一反应就是柏拉图式恋爱,也就是精神恋爱。先不说这是事物传播过程中必然被扁平化、单薄化和庸俗化的结果,追本溯源来说,人家柏拉图提出的“精神恋爱”原本并不是建立在男女之间,而是建立在盛行于古希腊贵族阶层的“情人”与“情伴”之间的,也就是男男之间的“高贵感情”。因为他觉得,相对于男性在家庭中所扮演的守护者和保卫者,或者通俗地说是丈夫与父亲的角色而言,他和自己的同性伴侣之间能够抛开家庭责任感和芜杂琐事,更关注于精神层面的交流,更有可能成为彼此的soulmate。

  怎么样,世界观是不是轰然崩塌了?感觉不会再爱了?不要紧,柏拉图不仅关心男男之间的爱情,也关心男女之间的爱情,既关心俗世的爱情,也关心奥林匹斯山上神袛的爱情。不要一说起柏拉图你就在脑海里浮现出那一脸大胡子苦大仇深的面容,连带着对哲学都敬而远之。斯坦福大学哲学博士、圣母大学哲学系教授大卫·奥康纳,也就是《爱是光着脚的哲学》一书的作者告诉我们,哲学并非是离我们很遥远的、高大上的事情,而是与我们现实生活紧密相关的、萌萌哒的事情。

  不信?之所以奥康纳教授开设的以柏拉图《会饮篇》为基础的,名为《古代智慧与现代爱情》的公开课能够与“公正课”、冰美人美白套装“幸福课”、“死亡课”并列为全美顶尖高校最受欢迎的公开课,显然其内容不像题目表面看起来那么干巴巴的学术感十足。实际上这是一门非常八卦、非常好玩也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课程,我认为《柏拉图教你谈恋爱》的标题更符合其内容。

  我们的现实世界与柏拉图所处的时代的差异已可以用光年计,用“沧海桑田”来比喻也丝毫不过分,当时具有现实意义的经验对目前的我们来说都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但是哲学除外。哲学关注的是人类永恒的精神困境,千余年前人类面对情感的困惑与今天的我们并无二致。如果你跟随奥康纳教授的脚步走进柏拉图的世界,你会惊异的发现,他已经早就预见到了从莎士比亚的《奥赛罗》绵延至伍迪·艾伦的《汉娜姐妹》也未曾断绝的爱情困境,柏拉图在《会饮篇》中所阐发的爱情悲剧周而复始地在后世的人们身上重演,只是稍稍变换了形式而已。

  《会饮篇》是柏拉图的一篇对线年后不久写成。它是一段关于对爱的本质的作品,以演讲和对话的形式写成,既有讽刺式的,也有认真的。对话所描写的是悲剧家阿伽松为了庆祝自己的剧本获奖,邀请了几位朋友到家中会饮、交谈。参加者有修辞学家斐德罗、喜剧家阿里斯托芬、哲学家苏格拉底等人。他们对话的大前提是,人类对爱情的渴慕源于人类本来的性格:我们本来是完整的,对于那种完整的希冀和追求就是所谓爱情。

  如何破除对爱的恐惧呢?柏拉图哲学的核心观念认为,爱情是什么取决于它可以成为什么,即使我们永远无法抵达“可以成为”的状态。只要我们一直带着开放的心态,最终成为的肯定比一开始期盼的要多。爱情让我们意识到,生活并不完美,然而没有爱情的生活,却是没有灵魂和生命力的。李小丢《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反抗一个平庸时代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