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式的爱情是什么意思

1199亿美元! 蒙克《呐喊》创艺术品拍卖纪录

时间:2019-01-31 23:16 作者:admin
1199亿美元! 蒙克《呐喊》创艺术品拍卖纪录2.1893年版《呐喊》(蛋彩),最为人熟知的版本,有专家指出画纸背后的草图为画中主角的原形。 它被称为胎儿、虫子、蝌蚪、头骨,它被视

  1199亿美元! 蒙克《呐喊》创艺术品拍卖纪录2.1893年版《呐喊》(蛋彩),最为人熟知的版本,有专家指出画纸背后的草图为画中主角的原形。

  它被称为胎儿、虫子、蝌蚪、头骨,它被视为“灵魂的肖像”或者“启发了1000个精神病专家”,而今,蒙克的《呐喊》有了一个新的称号,拍卖场上最昂贵的艺术品——至少暂时是这样。

  当地时间5月2日,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夜场拍卖会上,挪威画家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创作于1895年的《呐喊》以1.199亿美元(约合7.5亿元人民币)落槌,打破了毕加索《裸体,绿叶和胸像》在2010年创造的1.06亿美元世界艺术品拍卖纪录。

  当晚的拍卖现场由托比亚斯·梅耶(Tobias Meyer)主持,800位到场者和来自全球的转播器械把拍场塞得水泄不通。当蒙克的《呐喊》上拍时,此起彼伏的叫价维持了12分钟,7位买家参与竞争,其中有几位亲临现场,最后,仅剩下两位电话竞拍者互相争夺。落槌价为1.07亿美元,这是首次单件艺术品落槌价超过1亿美元,加上竞拍者的保险费等(通常超过100万美元的作品会支付12%的费用),《呐喊》的总成交价达到1.199亿美元。

  当晚整场拍卖会的成交价达到3.31亿美元,这对于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夜场拍卖来说史无前例。

  这是世界仅有的4幅《呐喊》中唯一未被挪威博物馆收藏的画作,这也几乎意味着,它是唯一可能被买到的一幅。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部门负责人西蒙·肖描绘该画作是“人类历史的重要图像”。

  梅耶表示这是“每个拍卖师的梦想场景”,他拍着胸脯保证,“收藏者每分钱都物有所值。”

  苏富比的专家原本估计这件粉彩作品可以拍得8000万美元,这是有史以来拍卖行给出的最高估价。挪威艺术家1895年在痛苦中描绘的这个奥斯陆海滩边的鬼魅形象获得了意料之外的世人欣赏,它获得世界的认可,并逐渐成为流行文化中的经典形象。尽管此前蒙克作品的拍卖并不多见,苏富比的专家还是决定放手一搏。

  为保证拍卖成功,苏富比将画作送往北美、欧洲进行巡展,并邀请核心客户把玩画作,《呐喊》为几位核心竞争者“宽衣解带”卸下画框,也在香港逗留了48小时,让一位顶级藏家在苏富比办公室的贵宾室里单独观摩。“一位世界最大牌的藏家表示‘我可以卖掉所有画作,把这幅挂在墙上,坐在这里,手里拿一杯咖啡,一辈子高兴地欣赏它’。”肖说。

  苏富比专家菲利普·胡克(Philip Hook)估计有10位藏家对该画作有兴趣。他的理论是:收藏家顶多会为一件艺术品支付其净资产的1%,因此,能负担起这个价格的应当是身价800亿美元的巨富。

  在苏富比的推断中,欧洲富豪、亚洲富商、中东酋长都在竞争者之列,包括刚刚以2.5亿美元私下购入了塞尚《玩牌者》的卡塔尔王室,曾花1.043亿美元购入贾科梅蒂的《行走的人》的日内瓦富豪Lily Safra,曾以1.35亿美元私下购入科林姆特《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的美国化妆品大亨Ronald Lauder,以及俄罗斯巨富罗曼·阿布拉莫维奇、希腊船王继承人Philip Niarchos等人。

  本次画作究竟花落谁家,拍卖行和收藏家方面暂时还没有透露这一消息。不过美国资深艺术记者Lee Rosenbaum在自己的博客上推测说,《呐喊》很可能被美国博物馆买下。她表示此次竞得艺术品的电话代理人Charles Moffett曾经在美国博物馆工作,拍卖前他曾经提到有数家美国博物馆对《呐喊》有兴趣,第一个提到的是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与此同时,《华尔街日报》的Kelly Crow在采访美国画廊合伙人Paul Gray时,Paul表示知道买家是谁,当记者询问该画作是否会公开展示,Paul做出了肯定的回答。而Lee Rosenbaum同时提到,MoMA在自己的推特上更新了《呐喊》的拍卖信息。

  蒙克如果在世,大概会欣赏这种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他本人就是一个精于此道的人。

  “当蒙克创作出第一幅《呐喊》,这位大烟枪和酗酒者正处在绝望的情绪中,他即将年满30岁,没有钱,感情生活坎坷,担心自己会患上家族性的精神疾病。”蒙克专家Sue Prideaux表示。这张脸孔身处的是挪威首都奥斯陆“自杀圣地”U形海湾,在蒙克那个时代,附近的过路人能听到屠宰场和精神病院传来的尖叫。Prideaux表示,蒙克的妹妹也同样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被安置在这家精神病院中。另一个误会可能是“呐喊”本身,很多艺术史学家认为画中人并非在“呐喊”,而是捂住耳朵拒绝听到自然界传来的“尖叫”。

  艺术史学家将《呐喊》视为蒙克对印象派的反应,后者似乎让他困惑,在一个人们渴望探索自身精神领域的时代,他抱怨印象派只是描绘人们在编织或阅读。“在创作《呐喊》之前,蒙克反复阅读弗洛伊德的著作,参加他的讲座。”Prideaux介绍说。在《呐喊》的年代,尼采说出“上帝死了”,为现代对于异化的探索铺平了道路。

  该画作很快获得活跃的欧洲艺术界的注意。蒙克随即创作了版画,使得该形象能够在欧洲杂志上发表。

  近几十年,《呐喊》上的形象被一再复制,从政治海报到冰激凌盒,它已成为普遍焦虑的象征,1961年它成为《时代》杂志封面,该期的专题是“内疚和焦虑”。近几年,这一形象在戏谑的土壤中重新获得升级,《小鬼当家》中麦考利·卡尔金“惊声尖叫”,《辛普森一家》中荷马·辛普森也学此模样扮演受折磨的北欧灵魂。

  导演韦斯·克雷文表示他的《惊声尖叫》系列电影中那个黑衣面膜人的形象就是受《呐喊》启发创作的,这也是他最喜爱的艺术品之一,“这是一个表达恐怖的经典图像,或许是针对20世纪的事件,或许只是针对人类存在本身。”

  频频曝光也导致该画作成为全世界人民渴望的目标。伦敦博彩业推出20:1的赔率,赌该画作会在拍卖前被偷走。事实上,另外两幅《呐喊》曾分别于1994年和2004年被盗,之后都被寻回。

  苏富比一直用心培育蒙克艺术品市场,拍卖之前,最贵的10幅蒙克拍品有8幅都是通过苏富比售出的。在此之前,蒙克作品的拍卖纪录是2008年在苏富比创造的,一个女子亲吻男子的脖颈,名为《吸血鬼》的画作拍得3800万美元。

  近年来,蒙克的国际声誉日渐增长。去年,在巴黎蓬皮杜中心,蒙克大展迎来了超过48万人参观,在伦敦奥运会期间,泰特现代美术馆也将举办蒙克作品展。明年是蒙克诞辰150周年,挪威的博物馆将联合起来举办庆祝活动。

  蒙克的粉丝认为,“呐喊是非常人性的一种表达方式。”Karen Nikgol,奥斯陆当代艺术空间NoPlace的合伙人说,“内心的悲伤和痛苦,是永恒的。”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