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式的爱情是什么意思

爱欲与城邦:科里奥兰纳斯的命运

时间:2019-01-15 13:48 作者:admin
科里奥兰纳斯热爱自身的高贵即勇武的德性更甚于城邦本身,并以城邦为实现自身高贵之工具。科里奥兰纳斯公然蔑视大众,竟被后者逐出家园。罗马贵族马尔休斯科里奥兰纳斯(Marti

  科里奥兰纳斯热爱自身的高贵即“勇武”的德性更甚于城邦本身,并以城邦为实现自身高贵之工具。科里奥兰纳斯公然蔑视大众,竟被后者逐出家园。罗马贵族马尔休斯·科里奥兰纳斯(Martius Coriolanus)的故事初见于普鲁塔克(Plutarch,约46-120)的《希腊罗马名人传》,后来尤特罗皮乌斯(Eutropius)在《罗马史略》(约370年)中也有简略记载(I.在这一刻,“孤龙”科里奥兰纳斯死去,而罗马之子科里奥兰纳斯复活了。19)科里奥兰纳斯后来深情祝祷他的儿子——另一个马尔休斯和未来的科里奥兰纳斯(V.iii.68-70:Volumnia:This is a poor epitome of yours, /Which by the interpretation of fall time/May show like all yourself):“愿战神赋予你高贵的力量。

  关键词:科里奥兰纳斯;城邦;罗马;平民;母亲;人民;贵族;战争;主人;政治

  内容提要:科里奥兰纳斯热爱自身的高贵即“勇武”的德性更甚于城邦本身,并以城邦为实现自身高贵之工具;但在城邦特别是城邦平民看来,“勇武”无论多么高贵,终不过是保障城邦和平或人民安全的工具。双方均自视为城邦的主人,城邦就此分裂。科里奥兰纳斯公然蔑视大众,竟被后者逐出家园;为复仇他不顾一切,甚至舍弃亲情,几乎毁灭了自己的祖国。然而,爱欲的力量不可战胜:受其感召,化身嗜血“孤龙”的罗马之子科里奥兰纳斯最终实现了城邦(同时也是自身灵魂)的和平,以死亡为代价完成了自己作为城邦爱人和高贵战士的德性与命运。

  罗马贵族马尔休斯·科里奥兰纳斯(Martius Coriolanus)的故事初见于普鲁塔克(Plutarch,约46-120)的《希腊罗马名人传》,后来尤特罗皮乌斯(Eutropius)在《罗马史略》(约370年)中也有简略记载(I.15)。《希腊罗马名人传》于1559年译为法文(译者James Amyot),托马斯·诺斯(Thomas North)据此转译为英文并多次再版;莎士比亚即以此为蓝本——同时参考李维的《罗马史》(Ab Urbe Condita)——而创作了《科里奥兰纳斯》。

  《科里奥兰纳斯》是莎士比亚三部罗马剧(或可称“罗马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同时也是他“悲剧时期”(1601-1608)的殿军之作。①有学者指出:这是一部伟大的“政治悲剧”,甚至是莎士比亚政治剧中“绝无仅有的杰作”;②与之相应,“这里没有爱的故事”,③科里奥兰纳斯——作为城邦戏剧的英雄——不过是“无爱的”物化存在(a thing loveless)④罢了。事实上,如果我们将“爱”理解为柏拉图—弗洛伊德意义上的“爱欲”(eros),那么《科里奥兰纳斯》恰好讲述了一个“爱的故事”:这个故事与“公共事务”(res publica)或者说城邦政治(polis-politics)有关,而城邦政治的基础即是爱欲;⑤正因为如此,它也是——而且首先是——爱欲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科里奥兰纳斯。

  这个科里奥兰纳斯被认为是“无爱的”。然而,他果真无爱(anerotic)么?或者,他果真能无爱么?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罗马(城邦):为罗马(城邦)而生,为罗马(城邦)而死。这是政治(城邦生活)的爱欲,也是爱欲的政治(城邦生活)。正是出于“城邦之爱”,科里奥兰纳斯少年时即从军参与驱除“高傲者塔昆”(Tarquinius Superbus,罗马王政时代的第七任也是最后一任国王)之役而成为共和(res publica)卫士(II.ii.87-101);⑩也正是出于“城邦之爱”,他先后17次与外敌作战(II.ii.100),功勋卓著而被视为“罗马之敌的克星”(II.iii.90)。在战场上,他身先士卒,豪气干云(I.vi.71-75);战后论功行赏,他却坚辞不就(I.ix.38-40),并当众——他的同胞和同袍——郑重声明(I.ix.15-17):

  我和大家一样,不过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我这样做,如你们所见,是为了我们的国家。

  可是,“高贵的”(12)罗马之子科里奥兰纳斯怎么会叛变投敌呢?他不是爱城邦(罗马)的人和城邦(罗马)的爱人么?这不可能,这简直荒谬——但它确实发生了。爱欲与城邦:科里奥兰纳斯的命运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