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式的爱情是什么意思

培根 在人生中爱情有时像个海上魔女有时又像个

时间:2019-02-07 11:37 作者:admin
柏拉图的优点培根(Francis Bacon,1561一1626年),第一代圣阿尔本子爵(1st Viscount St Alban),英国时期最重要的散文家、哲学家。英国唯物主义哲学家,实验科学的创始人,是近代归纳法

  柏拉图的优点·培根(Francis Bacon,1561一1626年),第一代圣阿尔本子爵(1st Viscount St Alban),英国时期最重要的散文家、哲学家。英国唯物主义哲学家,实验科学的创始人,是近代归纳法的创始人,又是给科学研究程序进行逻辑组织化的先驱,所以尽管他的哲学有许多地方欠圆满(如带有神学色彩和旧思想的残余),他仍旧占有永久不倒的重要地位。培根被马克思誉为“英国唯物主义和整个近代实验科学的真正始祖”,是“实验哲学之父”,“是近代自然科学直接的或感性的缔造者”,也是现代生活精神的伟大先驱。主要著作有《新工具》、《论科学的增进》以及《学术的伟大复兴》等。

  培根是一位经历了诸多磨难的贵族子弟,复杂多变的生活经历丰富了他的阅历,随之而来的是他的思想成熟,言论深邃,富含哲理。他的整个世界观是现世的而不是宗教的(虽然他坚信上帝)。他是一位理性主义者而不是迷信的崇拜者,是一位经验论者而不是诡辩学者;在政治上,他是一位现实主义者而不是理论家。他曾说过:“知识就是力量。”

  舞台比人生更多地受惠于爱情。因为对舞台来说,爱情永远是喜剧,有时候还是悲剧;然而在人生中,它为祸甚烈,有时像个海上魔女,有时又像个复仇女神。你可以注意到,所有的伟人(无论是古人今人,只要是英名长在的),被爱情搞得疯疯癫癫的绝对没有,这就说明崇高的目标和伟大的事业是能够抑制这种柔弱的激情的。不过,你必须把坐过罗马帝国半壁江山的马可·安东尼和十大执政官之一兼立法者亚壁·克劳狄除外:前者确实是一个好色之徒,骄奢淫逸,后者却是个严肃明智的人物。因此,好像(虽然很少见)爱情不但可以进入一片敞开的心田,而且可以闯入一座森严壁垒的灵府,如果防范不严的话。

  伊壁鸠鲁有一句迂论:“在别人眼里,我们个个都是一出大戏。”仿佛为了关照天国和高贵事物,人天生应当无所事事,只是跪倒在一尊小小的偶像前面,虽然不为口福(如同禽兽)作奴,却甘心为眼福为仆。而眼睛生来就是为了高贵的。

  除了在爱情中,永远言过其实在哪里都不合适;而且还不仅仅是“言”过其实的问题,因为常言说得好:“最大的奉承,人总是留给自己。”当然情人就不止于此了。因为一个人无论多么高傲,也决不像情人看重他所爱恋的人那样荒唐地看重自己。因此常言讲得好:“恋爱、明智实难两全。”由此可见,爱这种激情如此过火,而且它又是怎样糟蹋事物的性质和价值,真叫人不可思议。情人的这种弱点并非只是旁观者清,被爱者迷,而是被爱者看得最为分明,除非双方都是情挚爱笃。因为爱总要得到回报,不是获得对方的情爱就是遭受暗藏在对方心里的轻蔑,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定律。由此可见。对于这种感情,人们应当慎之又慎,因为它不仅会丧失别的东西,而且会丧失自己。

  至于其他损失,诗人有绝妙的描述:“谁喜爱海伦,谁就会舍弃朱诺和雅典娜的礼物。”因为谁主张爱情至上,谁就会放弃财富和智慧。

  这种情欲恰逢人们软弱之时泛滥,也就是人们走红运或触霉头的时候,不过后一种情况人们不甚注意。但两种情况都会点燃爱火,并且煽得更旺,以显示爱情就是愚蠢的产儿。

  如果一个人不得不接纳爱,却又让它安守本位,能把它与人生的重大事务活动截然分开,此人就算处理爱情的高手。因为如果爱干扰了人的事业,它就会危害人的幸福,使人无法持之以恒实现自己的目标。

  我感到莫名其妙的是,军人容易坠入情网。我想这就像他们容易染上酒瘾一样,因为危险一般要用欢乐作为回报。

  人的天性中就有一种爱人的暗流,这种爱若不倾注在一个或几个人身上,就自然会普及众人,使人变得仁慈,这种情况有时在僧侣身上可以看到。

  我认为“善”的意思就是造福于人的意向。希腊人称之为Philanthropia(慈善),时下通用的“人道”(humanity)一词表达“善”意思略嫌不足。“善”我称为习性,而“性善”则是倾向,在一切精神的高风亮节中这是最伟大的,因为它是神的品格。没有它,人就会成为一种碌碌无为、为非作歹的坏东西,并不比害虫强。善符合神学上的“仁爱”精神,它绝不会走过头,但可能进入误区。过度的权力欲导致了天使的堕落,过度的求知欲造成了人类的堕落;然而仁爱却无过度之虞。无论天使还是人类都不会因它而涉险。

  行善的倾向印在人性的深处,它就是不向人类而发,也要施与其他生物。这可以在土耳其人身上看得出来。土耳其人本是一个狠毒的民族,但是他们对禽兽却很仁慈,对狗和马进行施舍,按照巴斯贝克的记述,君士坦丁堡的一个基督徒小孩由于堵塞一只长嘴鸟的嘴玩儿,险些叫人用石头砸死。

  的确,在善或仁爱这种美德中,可能会犯错误。意大利有一句俗话:“善人不善办善事。”意大利的一位大师尼古拉·马基雅弗利断然用近乎直白的语句写道:“基督教的信仰把善良人当鱼肉奉献给暴虐无道之人,任其割宰。”他之所以说这种话,是因为从来没有一种法律、教派或学说像基督教那样推崇行善。

  因而,为了避免上述诋毁与危险,最好了解一下这样一种良好习惯错在何处。努力向别人行善,但不可照别人的脸色行事,因为那样做只是柔顺随和而已,而这种表现恰恰捆住了老实人的手脚。你不要把宝石给伊索的公鸡,因为它如果能得到一颗麦粒反而会更高兴。上帝的榜样给我们真切的教训:“上帝让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然而,他不能像下雨一样给人人平等的财富,也不能像日照一样,给个个同样的荣耀和德行。一般的好处人人有份,但特殊的好处却有所选择。而且千万当心,不要只图画像却把原物砸了。因为上帝把己爱造成了原物,爱人只不过是肖像。“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并且跟我走。”然而,除非你跟我,否则千万不要变卖你所有的。也就是说,除非你有本事能用小钱跟用大钱一样行善,否则你就在用竭源去济流。

  不仅有一种受正理指引的行善的习惯,而且有些人甚至在天性中就有一种行善的倾向。培根 在人生中爱情有时像个海上魔女有时又像个复仇女神如同另一方面,有一种作恶的天性一样,因为在他们的天性中有不喜欢与人为善的倾向。轻微的恶性只不过表现为爱作梗、死心眼、好顶牛、难对付之类。不过严重一些的就表现为嫉贤妒能和诽谤中伤。那种人好像总是幸灾乐祸,又常常对人落井下石,连舔拉萨路的疮的那些狗都不如,只像那些总在烂东西上嗡嗡叫的苍蝇。恨世者的惯技就是叫人上吊,但却从来没有像泰门那样在花园里种一棵树供人上吊用。这种性情是违背人性的,但却是造就大政客的最合适的材料,就像弯曲的木头,适合于做备受颠簸的船只,却不宜造稳固挺拔的房屋。

  善的方式多种各样。如果一个人对异乡人彬彬有礼,那就表明他是个世界公民,他的心不是与别的陆地隔离的孤岛,而是一个与它们连成一片的大陆。如果他对别人的苦难怀有恻隐之心,那就表明他的心是一棵没药树,为了提供香膏,必须伤害自己。如果他轻易地宽恕罪过,那就说明他的心灵凌驾于伤害之上,所以是伤害不了的。如果他对涓滴恩惠感激涕零,那就表明他重视人们的心意,而不是他们的财物。然而,至为重要的是,如果他有圣保罗的至善,他为了拯救自己的兄弟而受基督的诅咒,那就表明他具有不少神性,与基督本人有一种契合。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